1. 首页
  2. 饮食减肥

「脑袋同时开了150 个分页、注意力只能60秒……」成年过动症的人如何维持每天正常生活?

更多减肥知识一对一咨询,请添加小编微信wansma(备注:东旺德

综观历史,人们普遍对注意力缺损症候群(ADHD)有着不良的刻板印象,此疾病虽然大多与儿童相关(影响其行为并能透过冲动和社交障碍等多种行为显现),但在成人方面仍经常被忽视或误诊;而且,依注意力缺损症候群ADHD 协会的资料显示,全球有2.8 %的成人受其影响。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其污名已开始有了转变。

这部分要归功于ADHD基金会和以黑人女性与非二元性别人士为对象的ADHD Babes等组织。社群媒体也成了协助扩大社群的强大工具;解释此疾病及其复杂性的TikTok影片有着数十亿的观看次数(不过我们一向建议要寻求健康专家或医师的指示),而Twitter则拥有虚拟安全空间的效果,让人们在终于被诊断出后能表达他们的宽慰,并能和其他分享自己经验的人建立起关系。不过,还是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为了帮助推广大众对此疾病有进一步的认识,并揭开它的神秘面纱,有四个人分享了注意力不足过动症 ADHD 患者在 2021 年过著什么样的生活。

1.Laura Brosnan,33 岁,记者,英国伦敦

Nina Manandhar / courtesy Laura Brosnan

几个月前我被诊断出患有ADHD,而我听到诊断,最先出现的想法是大大的解脱,因为我花了好多年的时间,努力找了好几位医生请他们正视我的症状后,才得到正式诊断。

上大学时,因为没办法阅读,我会把所有的报告都拖到截止日期前几个小时,而无法集中注意力也开始影响到我的工作和生活了。当时,我以为那是因为我还没从青少年时期失去妈妈的悲痛中恢复过来,但后来我发现,这也跟ADHD以及情绪因此受到影响有关,还有拒绝敏感性焦虑(RSD),一种认为自己让别人失望而产生的强烈情绪反应。现在回想起来,更能理解当时的状况了。

刚开始,医师要我吃的是治疗其他疾病的药,我吃了以后觉得自己像个僵尸。服用正确的药物感觉很棒,我有更多的精力,可以集中注意力,并感受到了平衡。情况并不完美,但我感觉更能活在当下、脑袋也更清醒。不吃药时,我的注意力只持续60秒,我的大脑感觉好像同时打开150 个分页标签,所以我经常有很多无法抑制的创意和想法,超过我所能负荷的。这种病还会影响到我的短期记忆,并可能造成情绪表达困难。

2.Alexis Wilson,29 岁,社群媒体编辑和作家,美国洛杉矶

courtesy Alexis Wilson

我在十岁时确诊。我妈妈是社工,所以让我接受了测试,因为她发现我有写作业,也似乎完成了老师交待的事,但却没有交出去。我长大以后在很多方面还是与这些问题在奋战。我还在跟我的治疗师合作,希望在对付执行功能障碍这方面对自己好一点。对很多患有ADHD的人来说,到底是「懒惰」还是无法完成任务,开启这种对话非常有帮助。它可能是一把双面刃,但是在职场上或个人生活中,它有很多次都派上用场,如果我能弄清楚如何只在需要时过度专注,我想我就差不多无敌了!

女性專屬!以減肥為目標的「減醣飲食」,醫師指出成功關鍵是它。

減醣飲食這幾年相當流行,針對女性、以減肥為目標的「減醣」飲食,日本糖尿病專科醫生指出,成功的關鍵不是只有少吃醣類,而是要多吃蛋白質…

身为成年女性,尤其是黑人女性,看到大家公开谈论患有ADHD和其他心理健康问题,感觉非常「新鲜」,而且感觉讨论的内容有所转变,渐渐包括那些长大之后才确诊的人,这一点非常好,也非常重要。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弄清楚哪些系统适合我,这也是我开始写电子报《Mentally Shrill》的原因之一。我认为愿意说『嘿,我患了一种严重影响日常生活的病,我正在跟它奋战』这样的人还不够多。」

3. Margaux Joffe,36 岁,「万花筒协会」创办人,美国旧金山

Chloe Aftel courtesy Margaux Joffe

被诊断出患有ADHD改变了我的人生。我一直觉得不一样,但我从来没想过可能是 ADHD。我在18岁时被误诊为忧郁症和焦虑症,因此当我发现我所经历的事情有一个名称时,我感到既惊讶又解脱。最初收到消息之后,我透过心理治疗,开始了接受和治愈的漫长旅程,向其他患有这种疾病的女性以及整个身心障碍社群学习。一个常见的误解是,患有ADHD的人无法集中注意力,但其实是注意力『失调』。

「我找到的大部分资源都是针对年幼孩童的父母,所以我自己创办了万花筒协会 (Kaleidoscope Society)。大多数患有ADHD的女性直到成年才确诊,这造成了所谓的『迷失的女性一代』。我们需要更好的支持系统来协助成年人与这种疾病共处,尤其是女性、非二元性别族群、有色人种和其他身心障碍人士。如果你看资料,根据美国心理学会,患有ADHD的年轻女性试图自杀的可能性要高出三到四倍,而伤害自己的可能性则高出两到三倍。几乎一半的人在人生的某个时刻认真考虑过自杀。患有 ADHD 的女性还会面临其他难关,例如饮食失调、药物滥用和幽闭的发生率更高。

4. Tanya Compas,29 岁,青少年辅导员,英国伦敦

courtesy Tanya Compas

在封锁期间,我加入了抖音并开始看跟我有关的ADHD影片。后来我看到更多的黑人女性和其他人在推特上谈这种疾病,包括史蒂芬妮Stephanie和很棒的团体『ADHD Babes』〔支持确诊或疑似患有ADHD的黑人女性和非二元性别族群的组织〕。从此,我开始搜寻相关症状并做了测试。ADHD 显现在我生活的各个层面,有好的也有坏的。它的情感面,尤其是拒绝敏感性焦虑(RSD),是最糟糕的部分。感觉就像你脑子里住着一个恶霸,跟你说你无能、大家都讨厌你。

「我办了一个青年组织『Exist Loudly』,支持英国的性少数 LGBTQ+ 黑人青年。因为我有 ADHD ,我一直是很出色的青少年辅导员,但自从我确诊并花时间反思后,我在这个领域表现更好了。职场和雇主需要了解并学习ADHD的相关知识,因为它引起的羞愧感太多了,而且也需要寻找可用的治疗或咨询。」

更多减肥知识一对一咨询,请添加小编微信wansma(备注:东旺德)

戒不掉情緒勒索語言、無效溝通?帶著覺察與同理心練習「非暴力溝通」/愛自己療癒課程

你是否在日常生活中不經意的使用言語暴力進行情緒勒索溝通卻不自知?!VOGUE X lululemon TW 愛自己療癒課程,多一點善良創辦人Yoanna分享馬歇爾‧盧森堡博士提出的「非暴力溝通」4步驟,帶大家透過自我覺察、感受,並且應用在生活各方面,讓我們學會表達自己,並帶著同理心傾聽他人,建立心與心之間的連結,進而改善與他人的關係。

原创文章,作者:东旺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ongwangde.cn/1030/.html

联系我们

1892223065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16153157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